中文 English
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延长子站群
企业文化(简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概况 > 正文
职工原创|延长读本
  审核人:   (点击量:)



今天的中国究竟是什么样子?

要回答这个问题非常困难,见仁见智,每个人的视角不同,结论自然不同。

十多年前,在鲁迅文学院的一次学习讨论会上,对于当下中国的判断,我们班的同学展开了激烈争论,所持观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眼看两位同学就要挥舞拳头,主持人及时转换了话题,让这个疑问成为了一个没有结论的话题。

后来,在多次聚会中,大家笑谈往事,一说起当年那次讨论,还会继续引发不同的意见和观点出来。

是的,这是一件难以三言两语廓清的问题。当下的中国,数以14亿的人们,风雨激荡的七十年,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这个问题搁置在我的心里很久很久。

在我看来,一个写作的人一定要深刻理解自己的时代和脚下的这方土地,以低于一棵草,甚至低于一粒尘土的姿态,站在生活的深处,紧紧地拥抱生活,才可能书写出有深度的文字。



八月的陕北,万木滋长,千山万水之间一片苍郁之绿,我们赶赴一场散发着石油气息的采风。

延长石油,这是我熟稔的企业,多年来一直在这里安身立命。

我刚入职的时候,在中学教书,大家每天在办公室批改作业的时候难免闲聊。有次偶尔说到了延长油矿,有个老师开始给我们摆龙门阵,说那个油矿清朝就有了,至今八十多年了,要是拿人比的话,也是个老头儿啦!说完感慨一句:油矿是不行喽......

延长油矿是个遥远的存在,远远看去,高高的烟囱冒着黑烟。有时候看见拉油车浑身油渍渍的,司机师傅也是油渍渍的,一脚油门,从县城小街上开过去,卷起一股子黄尘......

若干年后,我也加入了石油人行列,光阴流转中蓦然惊觉,这个熟悉的企业,早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再是当年的旧模样。

于是,从关中平原到毛乌素沙漠,在星罗棋布的工厂那里,我们重新识别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百年延长。



在绿树环绕的461井场,小南一身红工衣显得格外精神,35岁的他毕业于西安石油大学采油专业,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0年,是这里的副组长。

461井场位于志丹采油厂双河采油队,多次被评为五星级文明井场,自从采油厂实施注水作业以来,这个井组出油量大大增加,注水效果明显。所属的志丹采油厂年产原油200多万吨,在原油生产单位名列前茅。

小南一提到专业就滔滔不绝,那个样子好像农民聊庄稼,对于一个石油人来说,油井产量的提高好比庄稼人的地里多打了粮食,兴奋和自豪洋溢在脸上,藏也藏不住。

放眼四望,野山一带群山苍莽,树木覆盖着八月的大地,鲜见人烟。我好奇于一个年轻人如何长年累月厮守在这里,在聊天中不免问起他的生活。

说起两个小孩,小南的眼眶忽然红了,在一次次孩子最需要父亲陪伴的时候,他不在家,在一次次父母生病最需要儿子照料的时候,他也不在家。无数日夜陪伴的就是眼前这鲜红的抽油机以及沉默的大山。

面对他的眼泪,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一时有些尴尬,觉得多少有些抱歉,是我不经意引起的话题,击中了他心里那个最柔软的地方。我转过身去,装作拍照片,拍鲜红的磕头机,拍采油工人的油手油脚,拍绿树掩映下的丛式井,拍蓝天下一只翩翩飞过的白蝴蝶。

良久,转过身来,他已经平静了下来,笑一笑,显得有点不好意思,说:媳妇在乡政府工作,工作也很忙,好在我父母身体还很健康。说完,宽慰地一笑,又不好意思地抹一抹眼睛。

我知道,聚少离多是石油人的常态,也许那从地底下汩汩流出的黑色原油里,不仅注入了石油人的汗水,也包含着泪水。



969气田对于我来说是一次久别重逢。

多年以前,我曾行走于白于山,这里的贫瘠令人印象深刻,即便六月份,庄稼也长得不旺相,人们仍然过着“春种一面坡,秋收一瓢粮”的日子。我坐着客车经过青阳岔,途中看到一块沼泽地里燃起一把大火,隔着很远就听见轰轰作响,感觉到那股热气一浪一浪扑过来,脚底下微微的颤动。我想起《易经》中睽卦所谓“泽中有火”,没想到真实存在着,心里不免讶异。闻听旁边的人说,这一带地下有一种叫做天然气的宝贝,咱们国家技术落后,没有办法利用,只好听凭它燃烧,火已经烧过三个月了......

如今,当我走进位于青阳岔的延长气田采气二厂的969生产区,眼前是一片现代化装置,一座座银光闪闪的万方大罐和一排排高高低低的管线营造起了一个奇幻世界。它的建成便意味着我们开始了对天然气的采集和利用。那些宝贵的“泽中火”再也不会白白燃烧了。

在我眼里,那些员工就是魔术师,大罐和管线就是魔法师的道具。一系列化学反应,在催化与离析中,在合成与分解里,巧妙地将有毒有害气体变成清洁能源,然后进入了千家万户,在巧妇手里开出一朵朵美丽的蓝莲花,为家人烧好一餐饭,度过安然而美好的一天。

如今,和969一样的还有929和延583等生产区域,完全可以想见,在不远的将来,延长的魔法师们会把地下的宝贝源源不断地采集出来,给白于山乃至三秦大地的老百姓带来更大的福音和恩惠。

补充一句,白于山在《山海经》里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白玉山。令人无端地生出一份诗意的联想,仿佛在上古时期,我们的先祖便知道这条山脉底下蕴藏着宝物......



在毛乌素沙漠,魏墙像一枚黑宝石,稳稳地镶嵌在宽广的无定河南岸。

在汽车行驶当中,你简直怀疑是不是走错路了,昔年荒凉的毛乌素竟然一身绿衣,我们的汽车在绿色的海洋里穿行。

这里曾经是沙海,也是古代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交融之地与交战之地。自古以来,黄沙漠漠杳无人烟,唐代陈陶有诗云“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感叹曾有多少戍边将士马革裹尸,魂断异乡。高速公路边,不时地还能看见明长城的残垣断壁,仿佛还在诉说着刀剑与狼烟。

谁又能想到,这沙漠的深处居然会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煤海。

到了矿区,环视左右,我看见的是造型简洁优美的办公楼,道路洁净,鲜花盛开,抬眼望一望,天蓝得幽深,是那种纯粹的陕北蓝。

魏墙是个新开发的煤矿,现代化程度在全国也算名列前茅,这里资源丰富,开采价值巨大。目前地下已发现8大类40多种矿产资源,是一个罕见的矿藏富集区,煤炭预测储量500亿吨,年产600万吨,可开采60多年,而且低灰、低硫、低磷,发热高,是世界少有的优质动力和化工用煤。

我想起那句话,“地上不长草,地下必有宝。”貌似贫穷的陕北,大自然却给了它另外一笔巨大的馈赠。

我们停驻的楼前,流水潺潺,鱼戏清波,曲廊两边,青藤纷披,有江南园林之妙。夜坐闲谈,一弯银月挂在苍穹,满天星辉映入眼眸,让人几乎忘记这里是一个沙海深处的煤矿。

我在日记中写道,即便作为企业的一名员工,如果不曾到过陕北,不曾见识过天然气田那魔法师一样神妙的化学变化,不曾观赏过魏墙的矿井里煤炭像黑色瀑布一样流淌,我根本无法想象到这个企业的庞大和丰富,驳杂与多彩。虽然我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多年。

想起当年,在延河边的那个小油矿,它曾如此不被看好,如今,它却成长为一个油气煤盐综合发展的大型现代化企业,甚至骄傲地跨入世界500强,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令人感慨万端。

我忽然觉得,也许延长就是中国的缩影,阅读延长,便会懂得中国。一个多世纪里,它所经历的艰辛与成长,它令人惊叹的创造和成就,都和这个国家极其相似。也许读懂了延长就会读懂中国,理解了延长也就理解了自己的母邦。


作者简介:

高安侠,中国作协会员,《读者》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高研班学员。曾在《散文(海外版)》《美文》《散文》《读者》《延河》《飞天》《朔方》《黄河文学》等刊物发表过大量作品,入选多种散文选本及中学语文试卷。曾获“中华铁人文学奖”和冰心散文奖。

出版散文集《弱水三千》《辽阔的蓝》《我们身边的空缺》《完美的背后》《从异乡到异乡》及长篇小说《野百合》。

 
集团宣传片
热门文章

版权所有: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技术支持: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陕ICP备案:05015368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